,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疾病地理分布 >> 如何可视化表达卫生服务地理可及性

如何可视化表达卫生服务地理可及性

2015-04-08 22:51:59 来源:健康地理 浏览:95
内容提要:可及性(access)在卫生服务领域是最常用的词汇之一,有许多定义,大多数研究者认为可及性是和根据需要及时获得相联系的[[i]]。
卫生经济学理论的角度出发,“可及性”是指能持续、有组织地为居民提供容易获得的医疗卫生保健服务。这种医疗卫生服务在内容上适合、在数量上能满足农民基本需要,并且以农民能够

可及性(access)在卫生服务领域是最常用的词汇之一,有许多定义,大多数研究者认为可及性是和根据需要及时获得相联系的[[i]]

卫生经济学理论的角度出发,“可及性”是指能持续、有组织地为居民提供容易获得的医疗卫生保健服务。这种医疗卫生服务在内容上适合、在数量上能满足农民基本需要,并且以农民能够承受的方式提供[[ii]]。因此,根据上述定义,可将卫生资源可及性分为两类:一类是供方可及性,即医疗卫生服务提供方是否能提供充足的和公平的卫生服务资源,又称绝对可及性。一般用居民离最近医疗机构的距离、时间、人均医生数、人均床位数、提供医疗服务的内容、医疗技术水平、社会医疗保障制度等指标衡量;另一类是需方可及性,即个人是否有能力获得由供方提供的医疗卫生服务,又称相对可及性。家庭收入、家庭卫生设施、个人的受教育年限、健康意识、个人生活方式等都是衡量医疗服务需方可及性的重要指标[[iii]]

国内,关于可及性的研究大多集中于基本医疗卫生服务,复旦大学龚幼龙教授将可及性定义为卫生服务对象具备接受服务的能力,可以从地理、经济和服务三方面论述卫生服务的可及性,其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布局、服务半径和居民到达第一级接触医疗点的距离等都是评价地理可及性的客观指标;[[iv]]“第四次国家卫生服务调查研究报告”提出,卫生服务可及性主要包括两方面:距离上的可及性,即到达医疗卫生机构的方便程度,通常用到达医疗机构的距离或到达医疗机构所需的时间表示;经济上的可及性,即有无支付能力[[v]]

国外,文献研究发现[[vi]]在诸多关于可及性概念和定义的中,以Aday L. A.和Andersen R.M.(1974)与Roy Penchansky和William Thomas(1981)对可及性进行的系统论述比较为人们所公认。其中Penchansky和Thomas[[vii]]把可及性定义为患者与系统之间的“匹配度”(degree of fit),他们认为可及性的内涵包括以下几方面:(1)可得性(Availability):现有服务(和资源)的数量和类型与患者的数量和需求类型之间的关系;(2)可接近性(Accessibility):指服务提供方的位置和患者位置之间的关系;(3)可适合性(Accommodation):指用来接收患者的资源组织提供的方式和患者适应这些因素的能力、及患者的适宜的看法之间的关系;(4)可承受性(Affordability):指服务的价格和供方保险或存款需要量与患者的收入、支付能力及现有的医疗保险之间的关系;(5)可接受性(Acceptability):指患者的个人态度和提供方行医特征与现有提供方的实际特征、及服务提供方关于可接受的患者的个人特征的态度之间的关系。笔者的理解,Aday等人对可及性的理解更加细致,可得性(Availability)从供需数量与类型的角度阐述可及性,可接近性(Accessibility)与地理可及性的含义相类似。

综上所述,卫生服务可及性的概念包括了供需数量和类型的关系、地理可及性、经济可及性等基本方面。不同学者理解的角度多重,但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学者,在理解可及性的涵义时均考虑了地理因素。医疗服务(资源)在地理上的空间可及性,强调可及性的空间属性。目前,卫生领域评价医疗服务(资源、设施)的空间可及性往往侧重研究某一方面,如用某区域内千人口床位数、千人口医生数、卫生资源密度指数等来评价医疗服务(资源)的供给状况,用最近距离、交通时间等考察距离因素。地理可及性作为可及性的一个重要方面,反应公众获得医疗服务的难易程度,由医疗服务的供需状况和供需双方的距离因素等共同决定[[viii]]

目前,国内外学者在测量地理可及性时采用的方法可概括为最短距离法、比例法、两步移动法、引力法四大类,经历了一个从简单到复杂的过程。其中以引力法最为普遍。

引力法又称潜能模型法或重力模型法,源于区域经济学及地理学借鉴万有引力定律来研究社会、经济领域的空间相互作用的研究[[ix]],它通过模拟万有引力定律的公式来测量所有人群居民点上医疗机构(资源)的吸引力累计值,考虑了设施的服务能力、到达设施的距离等因素;同时考虑了空间衰减和设施周边人口分布,其基本公式如下:

AiG=j=1nSjdij-βVj,其中Vj=k=1mDkdkj-β

AiG为引力可及性指数,表示i点的可及性;n、m分别为供给点和需求点的总数,S表示供给,D表示需求,d为供给点与需求点之间的距离;β为出行阻抗也称距离衰减系数。也有研究者[[x]]认为,在研究服务提供主体的服务能力时,应考虑到医疗机构的规模等级、医疗技术水平等因素,在基本公式中增加表示这些因素的系数,用α表示,则公式为:

AiG=j=1nαjSjdij-βVj,其中Vj=k=1mDkdkj-β

引力法假设供需双方的作用在医疗卫生服务中体现为居民到医疗机构就诊的潜在可能性随着距离增加而减小,随着需求点的需求增大及供给点的供给能力增大而增大。引力法的可及性指数可以理解为居民点的可及性由所有医疗机构所提供服务的数量在考虑了距离(交通阻抗因素)及医疗机构的繁忙程度因素(供需状况因素)后的折算值表示,这个值越高表示地理可及性性越好;以医生资源为例,在其他因素保持不变的条件下,医院执业医生数越高,服务的人群数量越少,某居民点距离医疗机构的距离越近,该居民点的可及性指数值越高,可及性越好。


[[i]] Campbell S.M,etal.2000.Defining quality of care[J].Soc. Sci. Med. 11:1611-1625.

[[ii]] 顾杏元.中国贫困农村医疗保障制度研究[M].百家出版社,1996:27.

[[iii]] 苗艳青.卫生资源可及性与农民的健康问题:来自中国农村的经验分析[J].中国人口科学,2008(3):47-55.

[[iv]] 龚幼龙主编.卫生服务研究[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2.(第197页).

[[v]]卫生部统计信息中心.第四次国家卫生服务调查研究报告[R].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出版社,2009年9月.

[[vi]] 王伟.卫生服务经济可及性研究[D].大连医科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0.

[[vii]] Pechansky, R., Thomas, W.The concept of access: Definition and Relationship to Consumer Satisfaction[J].Medical Care,1981,19(2):127-140.

[[viii]] Yang D H, Goerge R, Mullner R. Comparing GIS-based methods of measuring spatial accessibility to health service[J]. Journal of Medical Systerm,2006,30(1):23-32.

[[ix]] 宋正娜,陈雯.基于潜能模型的医疗设施空间可达性评价方法[J].地理科学进展,2009,28(6):848-854.

[[x]] 曹书平.农村医疗资源的空间可达性分析——以漯河市源汇区为例[D].西南大学硕士论文,2009.